首页

《乐队的夏天》收官,巡演预售票1分钟告罄,乐队演出费飙升

韦晓宁2019-08-14 07:27

(图片来源:壹图网)

澳门永利开户平台网址 实习记者 韦晓宁“我今天来的时候,坐在地铁里还听旁边一男一女还在讨论刺猬、盘尼西林,讨论他们喜欢click#15……这个东西放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。”北京SCHOOL Live&Bar联合创始人刘非说,这让他感觉到,“《乐队的夏天》确实是乐队的夏天”,但他希望,这个夏天还可以再持续更长时间。

日前,今夏热门综艺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一季收官,米未联合创始人CCO及《乐队的夏天》总制片人牟頔、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、腾讯音乐人总经理王磊、北京SCHOOL Live&Bar联合创始人刘非、果味VC乐队主唱刘子滔等嘉宾业内人士同聚沙龙,共探“乐队的明天”。活动由《三声》主办。

就在“乐夏”第一季收官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其官方微博宣布“乐队的夏天HOT巡演”武汉站的4000张预售票1分钟售罄。节目的高流量、高口碑给乐队及各方带来的高收益,以及综艺被纳入音乐行业后生态圈的建设等问题,成为了沙龙上讨论的重点。

高流量、高口碑带来高收益

7月底,《乐队的夏天》官方微博曾公布流量成绩:单周全网平台热搜总计31个,7月中更是宣布单周新增媒体深度报道1000多篇。截至发稿前,《乐队的夏天》百度搜索指数峰值为845825,成为2019年上半年上新综艺中单日搜索指数最高综艺。微博话题#乐队的夏天#阅读量高达39.4亿,讨论量达461.5万。豆瓣口碑从播出伊始的7分拉升至8.7分,节目收官后,目前仍是“一周国内口碑综艺榜”NO.1。

高流量、高口碑带来的是高收益。果味VC乐队主唱刘子滔表示,虽然乐队在第一轮就被淘汰,但是同往年这时候每月3场的演出相比,今年月均达到了7场。

“可能对于新裤子和痛仰,它本身已经在头部了,其实增长是比较有限的……太合这次这几支乐队的变化还是比较大的,刺猬还有click(#15)在他们之前的商业价格基础上翻了得有10倍以上。”太合音乐集团音乐人服务部总经理刘瑾表示,演出价格基数较小的乐队提升明显。

日前,刺猬乐队官方微博称,舒肤佳给不爱洗澡的乐队成员赵子健送来了2箱沐浴露,呼吁网友一起想广告语,疑商业合作在即。“现在确实多了一些商业代言的机会,这点还是得感谢米未……他们多半都做一轮筛选,这个符合不符合这个乐队的调性和气质,是不是对他们未来的成长有帮助,以这个标准跟经纪公司和唱片公司商量。”刘瑾说。

腾讯音乐人总经理王磊则表示,节目后乐队作品的传播量级提升了50倍以上,“机会还是有的,而且预算也有,但是还是要看这个作品是不是真的能被传播开来。”

节目后,“乐队的夏天HOT巡演”正在筹备当中,其官方微博宣布,武汉站的4000张预售票1分钟售罄。

然而米未联合创始人CCO牟頔表示,虽然摩登天空和太合音乐都参与了投资,但巡演项目其实并不赚钱,“这个项目最理想的状态是不赔,最差的状态是赔10%或者20%。”巡演是作为节目的延申,扩大影响力和行业生态圈所用。

当综艺被纳入行业生态

在北京工作的乐队爱好者沈姜颖告诉记者,她平时满足对乐队爱好的方式有好几种:日常用APP听歌,周末去LIVE HOUSE看现场,攒钱买音乐节和演唱会门票、争取半年内能看个两三回……今年6月起,她追乐队的方式又多了一种——看《乐队的夏天》。

摩登天空CEO沈黎晖表示,livehouse小型演出、演唱会、音乐节和线上发片等系统环环相扣,共同构成了音乐行业的整体生态,有其特定的受众人群。而综艺作为一种大众化的媒介,为乐队起到了“破圈”的效果,这可能会给音乐节等系统的受众组成带来变化,“瞬间在三个月集中在一起,一下就开了。最终的综艺可能也起到扩圈的作用,从短期的‘破’到长期变成产业的一环。”

节目中许多成员表示是“兼职”玩乐队。综艺给乐队带来了更高的曝光和收益,相应地,也需要付出更集中的时间去录制。乐队的职业化问题被重提。

“你应对媒体是什么样,你做唱片是什么样,演出的时候是什么样,这些职业化的标准其实之前都是模糊的,后续是不是有可能大家一起把它建立的更明确一些。”刘瑾说。

腾讯音乐人总经理王磊则希望乐队,“不要太被这些外界的琐事所阻挡,应该让自己的心比较集中的有一个纯净的心态去创作”。他回忆,前两年曾想投资一个乐队,但对方迟到了三个半小时且毫无歉意,以懒散的态度处之,作品自然也不行。部分乐队的职业度缺失可见一斑。

随着参与产业链条的主体越来越多,公司服务乐队的专业度也需要提升。刘瑾坦言,比起服务主流艺人的能力,太合音乐在服务独立乐队方面还缺少经验,需要建立反馈机制来提高反馈速度,不再是“散养”。在协调乐队工作、成员报酬等方面,“还是需要通过不断磨合,把这件事情,让大家在这个体系里面都比较满意,各取所需”。

沙龙现场,刘瑾指了指身边的沙发、话筒等物品,“音乐行业的体量在众多行业里面其实特别小,比这些行业都小,多年面临人才流失的问题”。令他感觉到行业生态还不够健康的一件事情是,在兼具了互联网公司和传统唱片公司职能的太合音乐里,一个开发工程师的工资福利可能远比一个乐队成员要高。

click#15在节目中表示,如今不仅演出价格飙升,下半年的行程也已全部排满。而在节目之前,每月靠乐队收入仅一千元,这样的收入阻挡他们成为全职的音乐人。综艺为行业打开了一个新的方向,刘瑾想知道,“喜欢音乐也并不意味着他应该受穷……大家沿着这个方向,是不是能有更多的关注到这个行业里来,能有更多优秀的人才?”

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为《经济观察报》社原创作品,版权归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所有。未经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。版权合作请致电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